我們怎樣用 LEGO® 顆粒製作曼聯的奧脫福球場 | 官方 LEGO 網店

我們怎樣用 LEGO® 顆粒製作曼聯的奧脫福球場

2020年二月,亦即是暴風雨前夕。正當我們天真地對來年抱有希望,我們推出了我們第一個現實球場套裝——曼聯的奧脫福球場。

它是由設計大師 Michael Psiaki 設計(是的,那是他的真正職銜)。 Michael 接受我們 Adults WelcomeBrick Expander 系列的訪問。讓我們從令人最讚歎的 LEGO® 套裝背後的功臣口中,了解設計內幕。

我們想無論是曼徹斯特人、馬德里人、倫敦人,甚至是利物浦人,都會想知道多點這個模型的設計過程。

先問一些基本資料吧,請您介紹自己。

您好!我是 Michael Psiaki ,我在產品研發部已經工作了超過八年。

LEGO® Old Trafford的設計師Michael Psiaki

為甚麼選擇曼聯的奧脫福球場?

我們過去10年經常提起運動場這個概念。我們試過為選址考察。到了2018年秋季,我們選定了奧脫福球場。這個大球場迎來110週年紀念,是我們考慮的因素,但這球會的悠久歷史和遍佈世界各地的忠實球迷其實是主因。

您開始時有甚麼想法?

這些年來,每逢我們以運動場的樣品做產品測試,大家都會覺得樣品不外如事。所以我們知道若是真的要拼砌奧脫福球場,它一定要夠大! LEGO 的版本是1比600。

有碰上甚麼障礙嗎?您們怎樣從錯誤中學習?

最獨特的難題是怎樣呈現75,000個座椅。我們最初嘗試把板型顆粒排成階梯來呈現所有座椅行數。但行數不夠未能充滿表達出模型的大小。我們測試過不同想法,來刻劃出座椅的大小,最終我們決定使用有斜面的經典側面顆粒,我對這個解決辦法很自豪。
阿力士費格遜爵士看台

在進行最終測試前,您們反覆製作了多少個版本的設計?

我們製作了三大版本。第一個版本只在乎快速拼砌來呈現大家眼前。第二版的球場則添了一些細節,還有一個沿著草地向上拼砌同心環的拼砌流程。而在第三版,我們決定把模型分成四個主要看台,不再以環形拼砌,所以第二和第三版的拼砌體驗截然不同。

您有機會親身飛往曼徹斯特城來幫助研發嗎?

有。在拼砌完第二版後,我有機會親身到球場一趟,我們甚至帶上我們的第二版模型。導賞員帶我們到處看看並講解球會的歷史,大大幫助我們製作出更準確的模型,並讓我們洞悉每個讓球場與別不同的的細節。我們留意到大量微小的另類特色,並在製成品中加入這些元素。例如:我們看到慕尼黑隧道、迎賓廂房和東面西面看台上蓋的形狀和結構,在我們的舊樣品裡,這些元素要麼遺漏了,要麼拼砌上有錯。
慕尼黑隧道的入口

您最喜歡這模型的哪些部分?

大概是東、西面看台的上蓋。我們以3.2長條系統作懸臂支架來拼砌。支柱支撐透明上蓋的方法跟原裝球場的一模一樣!

身為美國人,您有特別支持哪隊足隊球(不是美式足球)嗎?

研發這模型的初期是沒有。但深入了解曼聯後,我不禁密切關注他們的球賽成績,並替他們勝出而興奮。我會形容自己是成長中的曼聯迷。

您有跟其他敵對球隊的球迷共事嗎?他們有甚麼想法?

我也有幾位支持利物浦的同事,他們堅持我們至少每星期犯下一次大錯,並說真正配被拼砌的是晏菲路球場。

想了解更多?

瀏覽成人玩家專區的首頁,看看我們一系列為成人而設的套裝和文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