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GO® 旋風忍者® | 10 周年紀念:與旋風忍者的創造者聊天

與創造者聊天

對於一個十歲的狂妄小子來說,旋風忍者® 確實是個明星。160 集節目(數量仍在增長),250 多種不同的 LEGO® 套裝和一部好萊塢大片。但這個戰鬥系列也在總部產生了很大影響。

確實,丹麥 LEGO 總部的一位概念開發者/製作人最近向我們透露說:「我們一直在努力讓旋風忍者成為下一個 LEGO 本土資產。」

碰巧的是(真這麼巧嗎?),那位概念開發者就是Tommy Andreasen - 旋風忍者電視節目的副導演,過去十年,他成功的將一部故事搬上螢屏,成為 LEGO 主題系列裡特色突出的節目之一。

但隨著節目接近十年里程碑,Tommy 更注重於節目的外部影響。

「很多粉絲都在開展藝術創作、編寫粉絲小說以及從事旋風忍者 10 周年紀念專案。看到他們的解讀真是鼓舞人心。」

Tommy 告訴我們他收到了一對德國母子長達 500 多頁的旋風忍者長篇粉絲小說,一群粉絲甚至要製作一部全面的旋風忍者紀錄片。

旋風忍者粉絲社區的成長(親愛的讀者,我們假定您就是其中之一)無疑是過去 10 年來最有價值的成果之一,Tommy 在與社區互動,答疑解惑方面享有盛譽。

「這事我四年前從 Comicon 漫畫展回家後就開始做了」,Tommy 回憶道。「有些年青人開始詢問我有關節目的問題。我們那時是在給小朋友做節目,但那一刻我意識到旋風忍者拍攝已經有一段時間,那些小朋友都已經長大了......而他們仍然喜歡這個節目。我覺得這很有趣,所以開始在 Twitter 上進行一些嘗試,看看是否會有什麼好的想法。從那以後就沒停過。」

Tommy, Uber 粉絲

Tommy 可能是有如此眾多忠實觀眾節目的理想創作者,原因有二。

第一個很簡單。

「我喜歡這個節目,」Tommy 承認。「我總是有至少 10% 的大腦在盤算旋風忍者的事情。 他甚至開玩笑地到處說想知道,自 2009 年節目推出以來,他和忍者待在一起的時間是不是比自己的孩子還多!

Tommy 基本上參與了旋風忍者特許經銷權的方方面面。他把自己描述為「[電視]故事團隊和[產品]設計團隊之間的信使」,促進兩個部門之間最大限度地發揮協同作用,設法將編劇們的想法整合到玩具套裝中,反之亦然。「我想這就是我為什麼如此執著的原因,」Tommy 對節目不同合作方都這麼說。「旋風忍者節目有嚴密的規範和邏輯,而且長期支援我們的粉絲目光如炬,總是在我們寫出有衝突的內容時一針見血地指出。此外,我想不出還有哪個節目可以在 10 年保持連續、一致的風格和配音。這是年復一年製作本節目的最大樂趣之一!」

Tommy 之所以成為超級粉絲最愛的第二個原因......是因為他......自己就是某種超級粉絲。」

的確,我們預先計劃好要問 Tommy 有關文化靈感的問題,其實是在看到他那令人瞠目結舌的家庭辦公室後匆匆想出來的。房間的每個角落到處都是 1980 年代的各種電影紀念品。Ghostbusters™、E.T.、Batman、Superman™…...應有盡有。當您的目光投向書桌邊的復刻版 Death Star™,兩邊是真人大小的 Stormtrooper™ 和 Darth Vader™ 人仔,毫無疑問會對您有很大的影響。

這是一個為 2020 年偉大視訊會議遷移做好準備的人。

但是當他在 1984 年 4 月 21 日(廢話,他當然記得那個日子)第一次看 Star Wars™ 時,一頭鑽進專營店並不像現在這麼容易。「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有一件星球大戰 T 恤和幾個我深愛的動作人仔......但只有這些。」

Tommy 並不覺得這是件壞事。「你不得不自己寫故事,」他解釋道。「我們在旋風忍者這個節目中做的也是這些事。我們給你講故事,然後你就可以用這些套裝上演這些故事。」

作為一個超級粉絲,Tommy 很善於和超級粉絲交談。他知道有些點子,即時看來比如在Twitter上很流行的點子,有時用到故事情節上時反而會產生某種負面影響,因此,他「非常小心,不會隨便選用點子」。同樣,他也會主動避免劇透,但正如 Tommy 所說:「大家都知道他會透露些線索」

「給出一些小難題,直到 7 個月後再揭秘,這很好玩。」

但是 Tommy 自己對不間斷的參與是怎麼看的呢?

「人們的參與是所有娛樂從業人員夢寐以求的。在淡季,這種參與可以保持一種活力。讓你真真正正感受到它背後的熱情。你要知道這對做出回應的人來說意義重大。你會覺得有責任把它做好。認真對待。」

正如我們所說。完美的創造者。

不 「只是」 兒童遊戲

旋風忍者的長久吸引力和他們認真做事的態度息息相關,這已經和節目的目標年齡範圍沒有關係了。面向小朋友的節目經常會有一個誤區,就是要讓內容「簡單易懂」,但 Tommy 受到一些他最愛的童年電影的影響,包括《ET 外星人》(E.T.)(他們可以從 Tommy 粉絲圈辦公室給 Tommy 打電話。)

「這是一部兒童電影,但並不把觀眾當小孩子。裡面有孤立、離婚、死亡 - 情緒跌宕起伏,但結尾會很美好,因為你的體驗是全面的。只要你小心處理,其實小朋友的接受能力是很強的。這就是我們在旋風忍者抱持的理念。」

「当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會有很多第一印象,這會成為你餘生的認知基礎,」Tommy 解釋道。「我們在旋風忍者節目中加入了許多道德和人生的教訓。它們可能隱藏在厚厚的動作和娛樂表層下,但確實存在,而且並不是簡單說教,所以小朋友會放在心上。而且,過去幾年讓我意識到:旋風忍者對一些小朋友和青少年的影響就像當初 Star Wars™ 對我的影響一樣......是一種潤物於無聲的作用。

此外,Tommy 在加入 LEGO 代理的業務部門, 第一次參與旋風忍者製作時就知道低估觀眾的危險。 Tommy 在回顧早期測試和研究階段時稱:「小朋友可以很狠,我們坐在單向鏡後面,看這些小朋友玩旋風忍者原型,或者看概念圖,然後問「什麼樣的白癡會給這個加上這些顏色」 我想是我幹的......」

在節目開發的早期有 Dan 和 Kevin Hageman,他們是 THE LEGO MOVIE™ 背後的原創人員。「他們原來是電影編劇,所以也非常重視這個節目。他們知道自己不只是為小朋友們寫電視節目,」湯米解釋道。「在他們加盟前,已經有這個概念,但是角色的動機完全沒有展開。

是 Hagemans 決定引入赤蘭,並首次將赤地提升為主要角色(儘管在節目中是個隨從)。

隨著對話的展開,出現一個重大轉折,就是節目從專門的兒童節目(有很酷的視覺效果和好玩的玩具)轉向要探討一些更深層次的內容。

魔幻轉折

「在我加入 LEGO 前端團隊的時候,他們多年來一直將忍者作為一個系列進行測試」Tommy 回憶道。「但問題是,小朋友們喜歡身穿黑色制服並佩劍的忍者人物。但其實也沒有什麼變化的空間......因為他們是忍者啊!」

「因此,我們開始探索從魔幻角度思考,否則我們無法推出產品。」 在向魔幻方向轉向後,Tommy 發現小朋友更喜歡天馬行空。」

「一年後,小朋友們開始接受很多最初被他們拒絕的創意,」他解釋道。「例如:開始他們完全不接受騎電單車的忍者,因為忍者不是這種形象。但是,一旦第一年我們做了骷髏、龍和魔幻內容,並建立了一種印象,即這不是一個典型的忍者節目後,忍者騎電單車就完全合理了。畢竟骷髏在上一季是開車的。

「從那時起他們就真的接受魔幻元素了。」

這也鼓勵了節目傳說的創作,Tommy 將其稱為「大孩子鍾意的內容。」 因此,雖然節目的視覺效果和幽默也許對年輕觀眾最有吸引力,但黃金武器、不同的對手、動機、預言和規則才是讓觀眾長期關注的因素。

古人是怎麼說的?最初是被火焰旋風吸引,但只有忍者傳奇才更引人入勝。

深度粉絲參與

這個節目與粉絲團的互動遠不止發推文而已,無論老幼。

例如,Tommy 透露,在馬上要上映的系列中就有一些粉絲創作的塗鴉。「我問過是否可以使用,因為我認為這可以和成年觀眾更好地產生共鳴 - 記得16 個月前在 Twitter 上發生的事情,結果它真的就出現在節目中了。」

Tommy 強調說:「我們接受創意時很小心,但我們喜歡做讓人們開心的節目。」

這個系列的一位配音員收到一封身患絕症的 16 歲德國女孩子的來信,這是另外一個例子。「我們決定把她作為一個角色加到這個系列中。這樣的事我們做了好幾次,比如將還沒有播出的劇集發送給美國醫院的小朋友,讓他們有機會看到。這不是我們大肆宣傳的內容。」

誰在切洋蔥?

忍者去哪裡?

完成關於該節目 10 周年紀念的訪問後,我們問 Tommy 是否可以想像 20 周年時會怎樣。

「如果我們做對了」,他總結說。「所有一切就是要重塑自己。我們現在處在一個奇特的情況,在為 7 - 9 歲小朋友做電視節目,同時也試圖取悅 19 歲的那些看這個節目長大的孩子們,嘿......我們陪著他們長大!他們非常喜歡旋風忍者,所以我們覺得有責任不讓他們失望。但是,如果我們太過注重背景故事和傳說,那麼我們就很難吸納新觀眾,我們要靠他們加入、了解這個系列,並讓他們也成為基本觀眾的一部分。就是要保持平衡。」

Tommy 建議,為了能舉辦二十周年紀念,這個節目每三年左右就需要(某種程度)的再造。「旋風忍者節目是個遊樂場。創意和變化深深植根於這個節目的 DNA 中,因此我們要保持並慶幸做到這一點。當然,如果再造徹底失敗,就很難恢復元氣。」

親愛的讀者,不要覺得這看起來過於悲觀,根據丹麥總部的標準,這其實是相當樂觀的前景。

但 Tommy 接著說道:「LEGO Group 一直反應迅速。所以,如果出現問題,或者出現某種傾向,就要你去適應,因為你需要與時俱進。」

這是否會限制 Tommy 的創造性呢?

「不要太沉迷於一些事。因為事情會變。我們可以有 5 年規劃,但如果做得太詳細,可能會非常失望。但我知道接下來幾年會怎樣發展,它們符合我的預期。」

無論如何,節目中很多最受歡迎的故事情節和特色都是集思廣益的結果,而不是定式的規劃。例如,旋風忍術的創意是為了讓人們可以用套裝扮演戰鬥場景。人仔可以附著在陀螺上,他們的武術就此誕生。在那之後,需要一個按照「各就各位、預備、出發」方式進行倒計時感歎號,忍者就是這樣......應運而生。

Tommy 承認:「很多事情就是奇妙的組合,使得它非常直觀,意味著人們可能會喜歡。」

Tommy 團隊看過太多成功的旋風忍者開發,所以對未來充滿信心 - 勝券在握。

「我從前端人員那裡學到的是,你要相信你還沒有想到的創意。不要驚慌。我們在這種狀態下已經很久了,相信總能有偉大的創作。要有信心。好的創意就在那裡等你去發現。」

「要是你能這樣對待生活中的每件事就好了。有點像 Lebowski 哲學......」

(對於 Tommy 來說,身邊是他 1980 年代特色博物館,好像沒有什麼比引用 1998 年的電影來結束訪問更貼切的方式了。

.....

《The Dude abides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