捕鹰

那是圣诞的前夜,发生在堂皇的鹰殿, 除了老鼠之外,还有一人无法安眠。 鹰杰斯走过华丽的地板, 好奇是谁夜半敲门频繁。 “是谁?”她问,没有回答, 虽然不明就里,她还是把门开启。 就在门外,悬空数百米的地方, 放着一个柳条蓝,其中传来一声呼唤。

我最大的圣诞愿望...

鹰杰斯的凤凰之魂,勇敢之心, 促使她弯下腰,一探究竟。 一个襁褓中的婴孩,含着银色的汤匙, 那不正是乐观鹫,可爱的秃鹫。 鹰杰斯笑了。他的扮相可爱滑稽, 却掏出激光枪准备射击。 手臂挥舞,翅膀无力, 鹰杰斯想到自己的温床,后悔不及。

飞鸟之争

清醒之际挣扎都是多余, 鹰杰斯已被绑起,无法言语。 只能呆坐着傻看,任秃鹫一拥而上, 占领了雄鹰城,抓住了她的同胞。 他们被小心翼翼地带到地面。 秃鹫部落拥有不错的降落条件。 关进囚车的俘虏消失在夜色之中, 谁也不知道这场偷袭的初衷。